<fieldset id='rgyqh'></fieldset>
<ins id='rgyqh'></ins>

  1. <dl id='rgyqh'></dl>
    <i id='rgyqh'><div id='rgyqh'><ins id='rgyqh'></ins></div></i>
    <i id='rgyqh'></i>

      1. <acronym id='rgyqh'><em id='rgyqh'></em><td id='rgyqh'><div id='rgyqh'></div></td></acronym><address id='rgyqh'><big id='rgyqh'><big id='rgyqh'></big><legend id='rgyqh'></legend></big></address>
      2. <tr id='rgyqh'><strong id='rgyqh'></strong><small id='rgyqh'></small><button id='rgyqh'></button><li id='rgyqh'><noscript id='rgyqh'><big id='rgyqh'></big><dt id='rgyqh'></dt></noscript></li></tr><ol id='rgyqh'><table id='rgyqh'><blockquote id='rgyqh'><tbody id='rgyq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gyqh'></u><kbd id='rgyqh'><kbd id='rgyqh'></kbd></kbd>

        <code id='rgyqh'><strong id='rgyqh'></strong></code>
      3. <span id='rgyqh'></span>

          友誼小船說翻就翻?美德為何從“朋友”變“夥伴”?

          • 时间:
          • 浏览:7

          ­  新華網北京7月6日電(郝斐然 劉新)“默克爾的政黨不再視美國為朋友”,據路透社報道,德國總理默克爾所在的基督教民主聯盟(基民盟)及其姊妹黨基督教社會聯盟(基社盟)3日推出共同競選綱領,不再用“朋友”一詞稱呼美國,而是降級為“夥伴”。

          ­  資料圖:默克爾

          ­  此事發生在G20領導人漢堡峰會即將開幕之時,默克爾在宣佈該競選綱領時說,她預感到G20峰會上會出現一系列棘手的問題。一些媒體認為,德美之間的正面沖突似乎難以避免。

          ­  對此,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認為,德美兩國正在疏遠,正面沖突也有可能發生,但並不代表德美關系會就此瓦解。德美在經貿、人文等各個方面,都有高度融合的基礎,未來德美關系的走向,還是取決於雙方的利益需求。

          ­  表述降級意味什麼?美觸動德兩大外交支柱

          ­  2013年,基民盟、基社盟的競選綱領將美國定義為“德國在歐洲以外最重要的朋友”,希望通過密切德美經濟合作,去除貿易壁壘以加強跨大西洋經濟關系。崔洪建表示,現在德國對美國不僅表述上變瞭,期待也所剩無幾。在本次競選綱領中,默克爾僅強調瞭美國在歷史上對德國做出的支持和貢獻,代替瞭曾經強調的經濟領域合作。

          ­  崔洪建認為,德國的對外關系主要分成兩部分。德國從二戰的戰敗國,逐漸成長為歐洲的一個主導力量,所依賴的就是歐洲一體化和跨大西洋關系。歐洲一體化給德國提供瞭協調和處理歐洲鄰國關系的捷徑,跨大西洋關系更是很大程度上幫助德國,在歐洲以外獲得瞭價值觀和經濟上的支持與合作。

          ­  但自特朗普上臺以來,德美之間就齟齬不斷。崔洪建認為,德美之間的經貿聯系一直很緊密。但特朗普當政之後,對美國的歐洲政策重新規劃瞭方向。一方面,特朗普抨擊歐洲一體化,使歐洲一體化對外的影響力、公信力受損,直接影響瞭德國的利益。同時,特朗普在貿易政策和難民政策上打擊德國,讓德國對賴以支持的德美關系產生瞭懷疑。表面上看,特朗普隻是發表瞭些對德國不利的言論,實際上,這已經觸動瞭二戰以來支撐德國的兩大外交支柱。

          ­  德國對美國表述上的降級,一則反映出德美雙方到瞭不得不正式面對分歧和利益矛盾的時刻,二則德國也是借此向特朗普政府施加某種壓力,促使特朗普有所反省和改變,來維護德美關系和跨大西洋關系的傳統。

          ­  G20美德將正面沖突?取決於對成果存何種期待

          ­  對於德美兩國在G20峰會上是否會有正面沖突,崔洪建分析說,這取決於雙方對這次G20峰會的期待。如果雙方期待達成一個看上去完美一致的協議,正面沖突發生的可能性較低。但如果這次峰會的目的是希望找到一個全球治理的主流方向,德美之間的沖突似乎難以避免。

          ­  “所以現在對於主辦方德國來說,一個難題就是究竟追求G20實際倒退但表面團結的結果?還是看上去分裂,但實際前進的主流發展方向?”崔洪建補充道。

          ­  談到德美兩國未來關系的走向,崔洪建表示這主要取決於兩個因素。一方面在於德國怎麼評估美國的政治形勢,如果德國認為特朗普目前的表態隻是短暫現象,不會成為美國政治今後發展的主流,那麼德國會對特朗普政府保持某種程度的冷淡,但同時不放棄和美國發展經貿和其他方面的關系。反之,德國甚至整個歐洲就需要面對一個根本性的外交路線的選擇,即調整傳統的跨大西洋夥伴關系。德國必須在美國和其他國傢間找到更好的中間道路,尋求新型的夥伴關系。

          ­  “另一方面,德美關系走向的決定性因素還是雙方的長期利益。”崔洪建認為,二戰以來,兩國在人文、社會等領域的融合程度較高,德美之間投資的相互需求非常巨大。“這可能是德國的底氣,德國認為共同利益和共同認知會在德美長期關系發展中產生決定性的作用。”崔洪建總結說。